三皇開世
遠古時,生於混沌之中的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了世界。
盤古逝後,神體化清濁二氣。
太古清氣孕育了神,諸神以伏羲、女媧、神農為首,棲居人間洪涯境。 太古濁氣則滋生了瘟神絜鉤、蜚獸等邪惡之物。
與此同時,妖、人、獸、靈等萬千生靈就在這片廣袤天地間生長與繁衍, 或嚮往神農仁和之心,或感念女媧創世之德,或敬畏閻羅輪回之力…… 他們信奉著不同的神靈,學習他們的修行與立世之道, 逐漸形成了眾多遠古部落,而後又衍生出諸多分支流派。
彼時,古劍世界,信仰之盛如星羅棋佈。

古劍初現
然而,神魔之間,部落之間,種族之間信念多有相左。
清濁正邪相生相剋,世間紛爭不斷。
劍的誕生蘊含著人們對超然之力的渴望。
先有蚩尤胞弟憑藉血塗之陣。
以己身殉劍,鑄成可傷及神體的“始祖劍”。
後有鑄劍成癡的龍淵部族,以禁斷之術融合無數魂魄,
鑄造出七柄極其凶煞的凶劍,被後世稱為‘太古七劍’。
此後,驚世之劍便成為世間追逐的神秘力量。

神劍濯世
上古時代,不周山天柱傾塌,妖王相柳禍亂人間,
水神共工將其擊敗封印,但整個世界仍然危在旦夕。
伏羲手執神劍昭明,斬巨鼇四足以撐天地,於是傾頹漸止,女媧修補天穹,天地大劫得解。
70年前,瘟神蜚獸突襲人間,所經之地受濁氣侵蝕,生機全失。
在此危難之際,帝首劍出,天降風雷,斬城破界,蜚獸絕蹤,
世間終能恢復清明。
諸神的意志、人心的善惡、正邪的較量,世間的一切就在這一柄柄劍的出世與消匿中複演著盛衰與枯榮。

醒劍平濁
鬥轉星移,回首已逾千萬載。
時光巨輪之下,上古種種已如曇花一現。
眾神了無蹤跡,部族歷經變遷,最初的信念也逐漸模糊。
然而,世間清濁正邪之爭從未停息,古劍世界風雨飄搖。
諸神既失蹤跡,誰又將覺醒心中那把驚世之劍,散盡世間種種霧霾?

九百年前,秦陵不朽軍團在其首腦羨門澤的帶領下,
欲沖出秦陵為禍天下。
危難之際,百草谷冠月木提前發出警示。
女仙藍瑤期得冠月木警訊,邀請當世四位法力高強的修仙同道,趕赴秦陵,抗擊不朽軍團。
而除了這五位頂尖高人外,當時還有一些自願相隨的修仙者高手,如西南寮族的大司命靜舒雲、劍仙沈湘君之徒赤霞子、百草谷天罡創始人親傳弟子太叔駿和斬風創始人親傳弟子牧雲奎等。

眾修仙者在藍瑤期的帶領之下,在秦陵附近商谷洞天中的一塊浮島“步雲洲”上,建設“天衡五玨陣”,以鎮壓秦陵。
此等威力強悍的陣法必須與天時地利相合,否則將有隱患。
在經過充分的準備,選定時間後,藍瑤期與眾位修仙者進入秦陵,準備除滅不朽軍團,啟動天衡五玨陣,封印秦陵。
在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中,不朽軍團被藍瑤期等五位高人壓制,眼看就要將之滅除,但卻異變陡生:魔龍燎煞突然現身,並突施偷襲,將五位高人重創。
五位高人與之激鬥,最終以兩敗俱傷的代價將它擊退。

魔龍通過咸陽宮方鏡退走魔域,藍瑤期等人以殘缺法力強行提前開啟“天衡五玨陣”,將咸陽宮方鏡連接魔域的通道封印,使其不能再輕易回返。 提前開啟的天衡五玨陣,因與天時相錯,開啟法陣之力不夠穩定,封印將比預期更為容易鬆動。
然而鬆動的具體時間不詳,尚需後輩不斷監控修補,以期加固天衡五玨陣,研究其中原理變化,未雨綢繆。
五位高人和藍瑤期耗盡法力,殞身以結成天衡五玨陣。
臨終前,藍瑤期將此機要告知于靜舒雲、赤霞子、天罡太叔駿和斬風牧雲奎等人。
並讓他們將此事以及加固“天衡五玨陣”的法門世代傳授。
若封印有變,則需再度來到秦陵加固封印。靜舒雲等人牢記藍瑤期之言,並在這場戰鬥中,結下深厚情誼,以致數百年來,彼此後世子弟往來頻繁,淵源極深。

30年前,流月城墜毀,遺民遷居人間。禺期用古劍晗光和神劍昭明煉成“無名之劍”,留給樂無異。第二次秦陵之變。以百草谷、太華山、補天嶺為首的修仙者聯合前往鎮壓,修補衰弱的天衡五玨陣。然傷亡慘重,木月、九夏、落華劍主在此役隕落。三家訂立守望互助的秦陵之盟。太華山鼎劍峰建立“劍膽石居”,供奉逝者遺留寶劍。

1年前,“妖王相柳”自魔域返回人界,收服各大妖族勢力。相柳舊部妖姬魅珈為救回夫君煌羽,重歸其麾下。雲遊中的赤霞真人失去蹤跡。南熏接任太華觀掌教。太華觀正陽真人離奇被害,合朔真人出走,禦劍妙法分立。劍膽石居中的三柄名劍劍心徹底潰散,同時秦陵封印-天衡五玨陣靈力漸弱,南熏真人決定重新召集秦陵之盟,將劍心碎片託付給具備資質的新晉弟子,以培養應對下一次秦陵之變的力量。仙家弟子代表各自門派前往太華山•鼎劍峰,參與秦陵之盟...

三皇開世

遠古時,生於混沌之中的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了世界。盤古逝後,神體化清濁二氣。

太古清氣孕育了神,諸神以伏羲、女媧、神農為首,棲居人間洪涯境。

太古濁氣則滋生了瘟神絜鉤、蜚獸等邪惡之物。


與此同時,妖、人、獸、靈等萬千生靈就在這片廣袤天地間生長與繁衍,

或嚮往神農仁和之心,或感念女媧創世之德,或敬畏閻羅輪回之力……

他們信奉著不同的神靈,學習他們的修行與立世之道,

逐漸形成了眾多遠古部落,而後又衍生出諸多分支流派。

彼時,古劍世界,信仰之盛如星羅棋佈。

古劍初現

然而,神魔之間,部落之間,種族之間信念多有相左。

清濁正邪相生相剋,世間紛爭不斷。劍的誕生蘊含著人們對超然之力的渴望。


先有蚩尤胞弟憑藉血塗之陣。

以己身殉劍,鑄成可傷及神體的“始祖劍”。

後有鑄劍成癡的龍淵部族,

鑄造出七柄極其凶煞的凶劍,被後世稱為‘太古七劍’。

此後,驚世之劍便成為世間追逐的神秘力量。

神劍濯世

上古時代,不周山天柱傾塌,妖王相柳禍亂人間,

水神共工將其擊敗封印,但整個世界仍然危在旦夕。

伏羲手執神劍昭明,斬巨鼇四足以撐天地,於是傾頹漸止,女媧修補天穹,天地大劫得解。


70年前,瘟神蜚獸突襲人間,所經之地受濁氣侵蝕,生機全失。

在此危難之際,帝首劍出,天降風雷,斬城破界,蜚獸絕蹤,世間終能恢復清明。

諸神的意志、人心的善惡、正邪的較量,世間的一切

就在這一柄柄劍的出世與消匿中複演著盛衰與枯榮。

醒劍平濁

鬥轉星移,回首已逾千萬載。

時光巨輪之下,上古種種已如曇花一現。

眾神了無蹤跡,部族歷經變遷,最初的信念也逐漸模糊。


然而,

世間清濁正邪之爭從未停息,古劍世界風雨飄搖。

諸神既失蹤跡,

誰又將覺醒心中那把驚世之劍,散盡世間種種霧霾?

九百年前,秦陵不朽軍團在其首腦羨門澤的帶領下,欲沖出秦陵為禍天下。

危難之際,百草谷冠月木提前發出警示。

女仙藍瑤期得冠月木警訊,邀請當世四位法力高強的修仙同道,趕赴秦陵,抗擊不朽軍團。

而除了這五位頂尖高人外,當時還有一些自願相隨的修仙者高手,如西南寮族的大司命靜舒雲、劍仙沈湘君之徒赤霞子、百草谷天罡創始人親傳弟子太叔駿和斬風創始人親傳弟子牧雲奎等。

眾修仙者在藍瑤期的帶領之下,在秦陵附近商谷洞天中的一塊浮島“步雲洲”上,建設“天衡五玨陣”,以鎮壓秦陵。

此等威力強悍的陣法必須與天時地利相合,否則將有隱患。

在經過充分的準備,選定時間後,藍瑤期與眾位修仙者進入秦陵,準備除滅不朽軍團,啟動天衡五玨陣,封印秦陵。

在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中,不朽軍團被藍瑤期等五位高人壓制,眼看就要將之滅除,但卻異變陡生:魔龍燎煞突然現身,並突施偷襲,將五位高人重創。

五位高人與之激鬥,最終以兩敗俱傷的代價將它擊退。

魔龍通過咸陽宮方鏡退走魔域,藍瑤期等人以殘缺法力強行提前開啟“天衡五玨陣”,將咸陽宮方鏡連接魔域的通道封印,使其不能再輕易回返。

提前開啟的天衡五玨陣,因與天時相錯,開啟法陣之力不夠穩定,封印將比預期更為容易鬆動。

然而鬆動的具體時間不詳,尚需後輩不斷監控修補,以期加固天衡五玨陣,研究其中原理變化,未雨綢繆。

五位高人和藍瑤期耗盡法力,殞身以結成天衡五玨陣。

臨終前,藍瑤期將此機要告知于靜舒雲、赤霞子、天罡太叔駿和斬風牧雲奎等人。並讓他們將此事以及加固“天衡五玨陣”的法門世代傳授。

若封印有變,則需再度來到秦陵加固封印。靜舒雲等人牢記藍瑤期之言,並在這場戰鬥中,結下深厚情誼,以致數百年來,彼此後世子弟往來頻繁,淵源極深。